周共和,始纪年。历宣幽,遂东迁。

阅读:242 次

周共和始纪年历宣幽遂东迁


【解释】


    我国从周朝共和之年开始有正式纪年。经历了周宣王和周幽王,周朝首都东迁洛阳。


【启示】


    周朝第十代的历王暴虐无道,终于被赶出皇宫,由周公和召公共同执掌政权,后来由历王的儿子宣王继位,到了周幽王后,首都东迁洛阳,称为东周。 


【典故】


    玩物丧志、握发吐脯、惩前毖后、成康之治、烽火戏诸侯


【相关典故故事】


    一、公元前668年,这时中国历史已经进入春秋时期。周王室地位衰微,各个诸侯国纷起争雄,弱肉强食,齐桓公重用管仲,打出“尊王攘夷”的旗号,一举奠定了霸业。而此时的卫国却是另一番景象。在经历了州吁、宣公、惠公、黔牟数十年的国政动荡之后,卫国元气大伤,当年康叔、武公的辉煌早已成为可望不可即的遥远的背影。就在这时,一代荒唐国君卫懿公登上了卫国的历史舞台。卫懿公是卫国的第十四代第十七位君主,他平生最大的爱好,既不是权术,又不是酒色,更不是治国,而是养鹤。他为了养鹤建造了专门的宫苑,整天与鹤为伴,他非常喜欢鹤的卓尔不群的外表和高傲优雅的姿态,以至于如痴如醉,卫国从上到下的大事小事全被他抛到了脑后。他还让鹤乘坐高级豪华的车子,比朝中大臣所乘的还要高级,鹤乘坐的车驾在大街上通过时,所有路人都必须恭敬地闪避一旁。为了养鹤,卫国每年都要耗费大量资财,百姓们无形中加重了负担,无不怨声载道。由于卫懿公荒废国事,大臣们的奏章如泥牛入海,许多国际国内事务得不到及时处理,渐渐也引发了大臣们的强烈不满。而卫懿公沉溺于玩鹤,对现实形势不管不顾,早就失去了复兴卫国的宏大志向了。很快,卫国的灾难就降临了。公元前659年,山西陕西一带的狄部落抓住卫国困顿衰弱的机会发兵侵卫。卫懿公得到奏报之后马上慌了神,他下令军队前去抵抗,可是将士们都气愤地说:“既然鹤能享受比我们高的待遇,现在就让它去打仗吧!”卫懿公没有办法,只好亲自督率倾国之兵出征,与狄人战于荥泽。由于军无战心,结果卫国军队很快被狄部落打得落花流水,连卫懿公也命丧沙场。卫国灭亡了,朝歌作为国都的历史就此告终了,后来若不是齐国、宋国出兵援助,保住了卫国仅存的七百多人,卫国真的要亡国灭种了。后世人们不能忘记卫懿公玩鹤亡国的教训,就把他的行为称作“玩物丧志”。古人有诗云:“曾闻古训戒禽荒,一鹤谁知便丧邦。荥泽当时遍磷火,可能骑鹤返仙乡?”正是对卫懿公一针见血的讽刺。


    二、周幽王三年(前779),幽王姬宫涅骄奢淫逸,自从得到褒国进献的美女褒姒后,封为宠妃,整天沉溺于佳丽之中,朝政荒废。褒姒生性不笑,面对宫中玉宇琼楼,锦衣玉食,她毫无悦色。褒姒美艳无比,但整天愁云密布成为一大憾事。幽王欲睹褒姒笑容,大臣们想尽千方百计始终不得效果。一天幽王出游骊山,佞臣虢石父献出烽火戏诸葛侯拙劣计策,幽王决意一试,遂命点燃烽火。各路诸侯见烽火报警,以为京城出现敌情。迅速整装带兵而至。见君臣安然无恙,且游兴正浓,感到莫名其妙。问其原因,对方笑而不答。“诸侯悉至,至而无寇,褒姒乃大笑”(《史记·周本纪》)。看到这种场面,褒姒忍不住开怀大笑。看到褒姒终于开了笑口,而且笑时姿态更美,昏君乐得忘乎所以。风尘仆仆的诸侯终于明白,烽火报警,调兵遣将,原本为博宠妃欢心。王命如山,无可奈何,只得怏怏离去。为讨褒姒再开笑颜,幽王故伎几度重演。 后来褒姒生了儿子,幽王十分高兴,取名伯服。公元前774年,幽王废了申王后和太子宜臼,立褒姒为王后,伯服为太子。同时重用善谀好利的奸臣虢石父为卿,国人怨声载道。申王后和宜臼把这些情况告诉父亲申侯,申侯非常愤概,毅然联合两个诸侯攻打西周。兵临城下,宫涅慌忙命令点燃烽火报警。屡受戏谑的诸侯以为又是昏君在讨好美人,按兵不动,镐京陷落,幽王被杀,西周300年历史宣告结束。这就是“一笑失天下”典故的真像。古人总结这一历史教训时认为,“赫赫宗周,褒姒灭之”(《诗经·小雅》)。并发出女色祸害之大,足以亡国的哀叹!他们还把“幽王烽火戏诸侯,褒姒一笑失天下”搬上舞台,以警示后来者引以为戒。 认真分析这一历史事件不难看出,西周从强盛到灭亡,有其自身的历史轨迹。它的灭亡与褒姒之笑无直接因果关系。美女褒姒笑的是昏君愚昧,佞臣丑陋。幽王荒淫昏庸,不爱江山爱美人;大臣阿谀好利,不为百姓为君主;举国上下人心所背,危机四伏,这才是西周灭亡的真正原因。正如史学大师郭沫若所述:“奴隶主贵族对奴隶和平民的残酷的经济剥削和政治压迫,促使社会矛盾不断发展,终于导致了宗周的灭亡”。

如想转载该文章请注明出处:强国说学习-qiangguoshuo.com

相关文章